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选择推广文案

推荐情色小说《西街琐事》!附赠视频:美女身材颜值一流,bb敏感,没干一会就身体打颤

https://www.xingba2017.com/?x=0

×
进入直播间
来啦
3898
查看: 578|回复: 0

[互动交流] 推荐情色小说《西街琐事》!附赠视频:美女身材颜值一流,bb敏感,没干一会就身体打颤

[复制链接]

等级:VIP荣誉会员

主管

美女

IM运营

Level 2

24

主题

25

帖子

16

积分

主管

Rank: 8Rank: 8

积分
16

明日之杏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3 14:4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请直接访问杏书中文网址:❤️❤️杏书宝典.co❤️❤️

  




西街琐事


。。。。。。。。。。。。。。。。。。。。。。。

            照片上这个长得还算凑合的臭小子笑的像个傻逼一样,偶尔会让我忘掉那个臭小子就是我。我也不知道那时候到底有什么好笑的事情,但是显然我现在对着镜子生硬的模仿也模仿不出这种笑容来了。


。。。。。。。。。。。。。。。。。。。。。。。。







第一章 西城西区西街


照片上这个长得还算凑合的臭小子笑的像个傻逼一样,偶尔会让我忘掉那个臭小子就是我。我也不知道那时候到底有什么好笑的事情,但是显然我现在对着镜子生硬的模仿也模仿不出这种笑容来了。

那是我高中时候拍的最后一张照片,跟我同校的弟兄们一起拍的,如今大家基本上分道扬镳,留在西城的人寥寥无几,似乎是在说这城市不值得。不过要说他们有没有在外开拓出一片新天地,我持以悲观的态度——他们基本全部高考落榜,大多只是外出务工去了。

我们所在的西城第六中学已经连续六年被公认为全市最差的高中,高考过线率常年低的可怕,也算说是混混、懒狗们的天堂。每年这所高中都要开除掉上百人,我比较熟的几个人“有幸”也被开除,虽然一开始他们表现的无所谓,但过了两三年后便杳无音讯,不知道到底混成了什么样子。而照片上的这几个混球都已经全部顺利毕业,但也仅仅只是毕业罢了,成功升学的大概只有我,虽然我自己也没什么实感,因为我几乎不去大学里上课,我也不喜欢那儿。

我不学好的脾气大概是从小就有,家里似乎也不对我抱什么期待。我的两个哥都算是出类拔萃的典范,但我也是看不惯他们。爸妈对我的态度也只是“也不差多养你一个吃白饭的钱”,这话他们甚至明面上跟我说了挺多次,我也不在乎了,毕竟无法反驳——毕竟大学的学费、我现在住着的房子和每个月的零花钱全都是他们给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爸妈明明已经放弃我了,还是坚持让我去上大学,哪怕上的是西城本地的这所三流大学也行,花了一大笔钱也只是为了让我混日子吗?入学的这一年我甚至没有去上过几节课,连班上同学长什么样子都没记住,宿舍也没有去住过,也因此在上了大学后我也没交到一个朋友。

无所谓,反正我也好、家里人也好对我的态度都是无所谓的,但也正因为这种无所谓的态度,让我现在的生活变得极度无聊。我感觉每天都过得浑浑噩噩,似乎总有打发时间的手段,但打发完了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有意义的事情。自己一个人的快乐显得无比乏味,我不得不没过一段时间拿出来高中时候的照片,回忆一下曾经肆无忌惮的傻逼校园生活。

想了那么些没有意义的破事,差点忘记了自我介绍。我叫张铭,就像上面说的,算是个每天过着百无聊赖生活的混混,勉强还能算是个大学在校生,如今我刚刚迈过十九岁的人生台阶,但是丝毫没有想过要去改变现状——毕竟像我这样浑浑噩噩活着的混蛋到处都是,也不缺我一个。

现在我独居在西城西区西街接到后面的三层老式公寓楼的一间四十多平米的民居里。在我还小的时候我就住在这里,后来老爸做生意赚了一笔后,家里其他人就搬去了东区新开发的高档小区,只剩下我还住在这儿,因为我比较喜欢这儿。高中时候他们还会偶尔来看看我,毕业后这一年我也没见他们来过了,连打电话的次数都只有两三次,如果不是每个月固定打过来的生活费我觉得自己已经成一个孤儿了。

无所谓,生活能够勉强维持的话当孤儿也没什么不好的,就这样就好——虽然我会这么在心里嘀咕,但我不得不承认我现在的生活就是一坨狗屎。

会有人羡慕这毫无意义的狗屎人生吗?毫不知情的人确实会羡慕吧,或者也可能是我得过且过。与高中时候的弟兄们偶尔联系一下,从他们那儿经常能听到对我现状的羡慕。

“嗨,铭哥还是跟咱这种穷光蛋不一样,家里有钱,随便浪啊!我现在一个月也就能拿个三四千,以后怕是娶媳妇都难喽,哈哈哈……”

八月初跟阿虎联系的时候他这样苦笑着跟我说着对于现在生活的抱怨。阿虎在高中时候是我们学校里有名的硬汉,哪怕我们学校已经足够臭名昭著,阿虎也是这之中最臭名昭著的混混之一。这家伙打起架来颇有一股子血性,为此进过几次看守所,到最后没有被开除属实是奇迹。不过阿虎也不是那种喜欢到处挑事的刺头,他打架基本都是对方先挑拨的,而且他跟我说过,他的原则是不对好人、弱者动手的,能跟他打的也都是些混混流氓,如果对方真的求饶的话他也不会过于为难对方,甚至还曾见义勇为——这大概也是他没被开除的原因——进了几次看守所后甚至跟里面的几个警察混熟了,那时候我还挺佩服他的,毕竟我也被当地民警约谈过,不过混熟了的只有一个。

就是这么一个强大又不失良心的阿虎,如今正在为着生活发愁,成了一个泯然众人的打工仔,让我听来感觉有些唏嘘。我们之前一块出去约女人的时候,他跟我吹嘘过自己以后一定要找一个世界第一的美女当自己老婆,但现在看来他应该是能娶到个说得过去的就心满意足了吧。没办法,谁还没有过远大的理想吗?就算是我这种混球也有过吧,说不定小学的哪篇作文里也会写自己长大后想当太空人之类的……这不妨碍我现在是个拿着家里钱混吃等死的废物。

不过说真的,如果说以后找老婆的话,我也想找一个世界第一的美女的。似乎只有对于性生活这块我有强烈的洁癖——我确实很想跟各种各样的女人都做一下,但是实际做的时候我又很嫌弃。似乎不管多漂亮的女人,一丝不挂地躺在我的怀里的时候,我第一眼看过去都只有她身上的各种各样的瑕疵——

“这个女人的阴毛是不是有点太浓密了,感觉好脏啊……”

“啊,这家伙有口臭,有点不敢给她吻了。”

“这女人说的是那个地方的口音?听这口音都感觉硬不起来……”

以前跟兄弟们一块去逛窑子的时候,因为各种各样的洁癖理由,我都没有做下去,实际上可能只有第一次的时候咬着牙做完了,某种意义上我的性经验真的巨少,但我还是无所谓,因为我真的不喜欢那些女人。

不过不喜欢窑子里的女人不代表我不喜欢女人,如今我也经常去学院区的公园里坐着发呆,顺便注意一下有没有漂亮的女孩子从我身边走过。如果只是远远看着的话就看不到、闻不到、听不到那些让我犯晕的瑕疵,看不到具体的瑕疵的话我就可以在心里面享受跟这些女孩做的感觉了。人的想像力真是伟大,在我的脑海里总是会出现现实得不到的完美女孩给我上,逛窑子我甚至要担心一下会不会被扫黄的民警逮到,但在想象中我不管上了谁都不需要担心任何事情。

肯定会有人骂我这种人真的恶心的,让那些女孩看到了我的想象也肯定要对我退避三舍。不过也不需要非得看到那些想象的画面了,我本人的长相也确实不太行,个子也不高,打扮也很土气,虽然每个月家里给的零花钱很多但是在不知情的人眼里真的只是个矮矬穷。

按道理来说像我这种人,这辈子可能都不会有什么足以称得上浪漫的艳遇了,但是也不知道是上天厌恶我还是可怜我,给我安排了一段可能我这辈子都难以忘记的艳遇。这绝非是多么浪漫的故事,甚至于想起来都还是会让我感到不寒而栗,但那确实是一段我至今为止少有的欢乐时光。

九月初的西城,夏季末尾的炎热依然没有褪去。新生开学的时节,距离西区学院区很近的西街却并不显得那么热闹。开学初就发生了与学生相关的案件,给这个开学季蒙上了一层灰,有点让人喘不过气来。第一个周末到来的前一天,西城下了一场暴雨,随后周末的两天天气降温,对于正处于军训中的新生来说算是老天的恩赐,也给这闷热的开学季降了降温……也给西区的人们的内心降了降温。

周六当天,我在床上磨磨蹭蹭半睡半醒到中午左右才起床。久违地打理了一下自己的面貌,刮了刮已经长的有点不像个十九岁大学生该有的胡子,从冰箱里拿了点速食品吃了后,稍微清爽了一些。除了开学第一天报道之外我就没再去过学校了,虽然已经入学一年了,但我连我所在的专业教了什么课程都不知道。之前辅导员给我打来电话询问,没说几句就被我挂了,如今学校那边似乎也随便我怎么样了,似乎他们也发觉我对于有没有毕业证也是无所谓的。

百无聊赖的一天即将开始,我想着到底该怎么打发时间。我现在也可以去趟学校,去图书馆看书,那儿有几本小说我挺喜欢的;或者去学院区的中央公园,周末时候新生可以从一周的军训中逃脱出来,估计会有挺多漂亮的女生去那边游玩;或者去找熟人聊聊天也行,街道上的混混帮派里也是有不少熟人的,聊聊最近街道上的事情……可以打发时间的闲事还挺多的,不过最后我还是选择在西街上散散步,这算是最省事、最没有意义也最让我安心的打发时间的方法。

我很喜欢西街,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只是因为人生的十九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这条老街区在西城发展最迅速的时候不只是有幸还是不幸没有被拆除重建,现在还保留着的楼房大都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三四层高的商铺、居住合一的楼房,在这儿住的也都还是那么些老家伙。新世纪后在这条街道不远处建了学院区,几所市里不怎么有名的学校都在这儿开设了校区,如今西城的发展开始收缩,西街也没有了后续的拆迁改建计划,就显得和这些新校区格格不入。不过我就是喜欢这儿,我在这儿长大、在这儿生活,哪怕很多人已经走了,我还是不想离开。

刚下过雨的天气带着一丝丝尘土的气息,我走在这条已经很多年没有修过的老路上,身边来往人流稀少,属实不太像是在学院区附近的街道。西城西区的西街,真是个不合理的地方……

我走过了一家水果店,看到小安正坐在柜台前玩着手机,没有抬头看我一眼,我也没有喊他。这个瘦小的少年今年刚刚高二,也是个不会好好学习的混小子,之前尝试过努力学习了一阵子却毫无收获,如今已经加入了街头的少年帮派里,打算高中毕业后就在家里帮忙看店过日子。他是个好小子,脑子确实不太好使,性格也过于木讷,不过我很喜欢跟他聊天。

小安家的水果店再往旁边走是一家已经关门的打印店,店主我记得是个很和蔼的老爷爷,我小时候他也很照顾我,他去年去世了后店也就关了门;再往旁边是一家炸食店,店里似乎有些客人,大嗓门的大叔正在炸着什么东西;再往旁边是西街街道诊所,我很久没去过了,听说老医生快要退休了打算把诊所交给徒弟;再往旁边……嗯?

略过了这些我熟的不能再熟的店铺,我看到了街道口前,一个打扮花哨的女孩正站在那儿。虽说如今天气依然很热,但她那身打扮舒适暴露,上衣和热裤短的仿佛内衣一样,我站在她身后似乎能隐约从她的热裤缝隙处看到她的内裤了。女孩留着一头很夸张的波浪卷发,染成了金黄色,身材高挑,皮肤显出健康的小麦色,但是那过于瘦削的身材又显得不怎么健康。光看侧脸的话实在说不出算是什么容貌,那妆容画的真的太夸张了,我几乎快看不出自然形成的五官模样来。

以前在西街没见过这女人来着……是大学新生吗?打扮成这个样子,是因为军训管的太严来强行宣泄?算了吧,这打扮完全就是个站街女。既然要站街为什么不去窑子里?这附近的窑子距离西街可不近,不必特地跑来这儿,这条街上的年轻人可不多,来诱惑老头子们吗?

此时我说不定可以上去搭讪,甚至可以直截了当地问她要多少钱可以跟她做,说实话猛一看过去这女孩还挺不错,年龄也不大,如果卸了妆之后不是长得多吓人的话我乐意做一做的。

不过,此时我内心生出了一些很低级的恶趣味,事后我觉得那时候的我绝对是无聊疯了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而且……

如果那时候我真的去找她去做的话,说不定还有挽回的余地。



           


  


========================================



========================================================





========================================================

附赠视频:美女身材颜值一流,bb敏感,没干一会就身体打颤







————————————————————————————————————————————————————————————————————————
【每日活动:杏币金币免费领】—【杏彩娱乐 3D胆 周入388】—【回家69.com】永久中文网址
回复 + 2银币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签到中心
×
百年杏吧杏彩蜜桃儿95娱乐摩臣娱乐微杏APP第一坊大秀托管式跑分杏耀娱乐杏吧棋牌

加入我们|地址发布器|Twitter|广告商务|小黑屋|2257|DMCA|Archiv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GMT+8, 2020-11-27 21:52